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特种兵学校密事4》(1-5)作者:未知.【txt】
《特种兵学校密事4》(1-5)作者:未知.【txt】

第04章

4-1

? ? 候校长指着左边的一个校区说:“侦讯系的园区!您要进去视察工作吗?”

刘将军笑着说:“你们学校的侦讯系非常出色啊,为部队培养了不少的人才嘛!”

“当然了,也有一些不好的反应,我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说着迈步走向了园区大门!

“立正!”

随着一声响亮的命令,侦讯系几十个教职员工已经在园区门内排成几列,等待刘将军的检阅。

“你是有备而来的嘛!以后可不要搞这样的形式主义了啊,形式主义害死人啊!”

刘将军对候校长说。

候校长说:“是,是……这是我们刑侦系主任陈桐。”

陈桐跨步上前敬了一个军礼!

“稍息,稍息!陈桐,好名字,我知道你,学校里面最年轻的系主任,而且你还协助侦破了好几个间谍案,不简单呐!”

刘将军说。

“谢谢领导夸奖!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也是我们系师生团结努力的结果!”

陈桐谦虚地说。

“侦讯,反间谍工作相当的重要,你们的工作是我们的国防事业的一道屏障啊!”

刘将军语重心长地说。“以前我当小兵的时候,还抓过俘虏,不过连长不让我去审问。说审讯不是简单的拷打逼供,需要很多的胆略和技巧,不是我这样的莽汉能干的活,我是只能冲锋陷阵的。”

刘将军越说越高兴:“你们这些年轻人不错啊!看样子全部威风凛凛的,都是刑讯高手吧!”

陈桐说:“他们都是各方面最优秀专家,我们系的课程范围很广,不一定全是刑讯教师。”

“很好,很好!”

刘将军往后面看去,“还有几个女兵嘛!怎么是站在后排啊!她们看着娇小玲珑的,也是刑讯老师?还是搞后勤工作啊?”

“她们都是我们系的助教,不参与刑讯工作,但是他们能帮助我们培养刑讯高手。”

陈桐回答说。

“哦!能对培养刑讯专家有帮助,那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刘将军眼睛微微的颤动了一下,指着一个漂亮的女兵说:“你!出列!”

郭晓茹站了出来,也向将军敬了一个军礼!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刘将军和蔼地问。

“我是数学老师,同时也直接帮助做刑讯训练工作的!”

郭晓茹平静的汇报着,一边直视刘将军的眼睛。

“恩,非常好,你也懂刑讯技巧吗?”

刘将军问。

“我知道一些刑讯技巧!不过我通常是装成被刑讯的对象,让我们的老师和其他同学练习刑讯技巧。”

郭晓茹回答说。

“哦!这样啊!”

刘将军回头对陈桐说:“模拟训练!很好啊!”

陈桐回答说:“是的,模拟对抗训练对我们的教官扩展刑讯手段,学员掌握刑讯方法有非常大的帮助。”

他指着排在第三排第一位的女兵说:“这是我们假想敌分队的队长陈洁!”

陈洁也出列给刘将军敬了一个礼,“刘将军好!”

“假想敌!”

刘将军沉思了一下,“这种训练方法很有创意啊!”

他问陈洁说:“你们怎么扮演假想敌呢?”

“我们这些女兵都受过严格的反刑侦训练,通过模拟审讯可以提高同学们的侦讯能力。”

陈洁回答说。

刘将军疑惑地说:“这样的模拟训练能有效果吗?”

陈洁如实回答:“虽然训练是模拟训练,不过所有刑讯手段都是真实的。”

“真实的刑讯手段?刑讯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拷打逼供,这怎么模拟啊?”

刘将军不相信地问。

“拷打逼供也都是进行真实演练,实际上我们这些女兵主要工作就是帮助教官和学员练习的拷打逼供的技巧!”

“对你们这些女兵进行真正的拷问?”

刘将军不解地说。

陈洁说:“是,任何形式的拷打都可以在我们身上进行练习!”

刘将军转身对陈桐说:“真正的拷打很容易受伤啊!”

陈桐说:“她们的工作的确非常辛苦,每次拷打训练,她们都会受伤,有时候是很严重的伤害!”

“什么!”

刘将军开始愤怒起来,“你们对我们自己的同志,还是女兵,女孩子进行拷打吗?”

陈桐严肃地说:“是的,这是训练的需要!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来真正的刑讯高手!”

刘将军更加愤怒了:“可是她们都是自己的战友啊!”

看见刘将军真的生气了,陈洁赶忙走上前几步向刘将军敬了一个礼,并且替陈桐回答道:“我们虽然是女兵,但是也是军人,只要祖国有需要,我们可以做任何工作!”

她看刘将军没有说话,继续说:“正因为我们是自己同志,是同事是战友,我们才能配合他们的拷打,说出被拷打的真实感受,帮助他们提升拷打技巧,开发出一些让敌人承受不了的拷打手段来,并且检验这些刑讯手段的有效性!”

“岂有此理!”

刘将军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又问:“你们假想敌分队有没有男战士?”

“没有!”

陈洁回答说。

“怎么都是女兵!”

“因为女性更适合作为拷打训练对象,主要是因为承受拷问是一项很艰苦的工作,而女性的忍耐力一般来说比男性更强;另外刑讯官全部都是男性,我们假想敌分队都是女兵。”

陈洁笑了一下:“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也是一个原因。”

“另外用我们女兵作为拷打的练习对象,也比较经济合算。女兵的身体都能承受全部拷打项目,如果是男的,就没法用他们来练习那些针对女间谍的妇刑;另外还有一点,女孩看起来柔弱无力,针对女孩行刑可以培养打手的狠心;所以啊……要用我们女兵来承担这个工作!”

“妇刑!”

刘将军惊讶地说:“你说的是那些专门对付女性的刑法吗?”

陈洁微笑着说:“是啊,主要就是这方面的训练,对付女性俘虏的时候,性折磨是很重要的审讯手段!”

“可这也太过分了吧!”

刘将军转身指着陈桐和那些男老师们吼叫道:“他们……他们全都对你使用过妇……刑?”

“恩……”

陈洁犹豫了一下。

刘将军依然愤怒地说:“你老实回答!”

“不是所有的师生都可以对我们用刑,但是所有的教官们和高年级学生都用我们的身体进行过训练。低年级的学生需要特批才行!”

“天啊……那……你们怎么受得了?”

刘将军叹道。

陈桐也点头说:“她们的工作的确是非常的辛苦!因为训练任务量很重,她们人又不是很多,有时候她们要连续几天受各种刑罚和折磨。有时候得同时应付一帮老师和学生的不同练习……”

“是。”

陈洁接着说:“我们的工作的确很辛苦,不过能够培养出一批热爱本职工作,业务又合格过硬的专业刑讯人才,我们的付出也是值得的。刘将军刚才提到的那几宗间谍案,参与审讯的人员,大多都是我们这个系培养出来的。也都从我们这个教具分队的女兵身上取得了初步的拷打,审讯经验。”

“……哦……”

刘将军没有说出话来。“你们现在假想敌分队一共有几个人呢?”

陈桐回答说:“自从建队以来,我们一直对假想敌分队的人员实行高标准,严要求。既要政素质过关,又要军事素质过硬。另外为了提高同学们对这个工作的兴趣,我们也会从相貌,身材,身体素质方面进行筛选。总的来说是宁缺勿滥现在才五个人,除了队长陈洁外,这里还有郭小茹和李惠。另外两个女兵韩雪和张瑛前些时候受伤了,正在医院里面接受治疗呢。”

陈洁插话说:“我们五个人应付他们两三百个教官和学生的实验要求,的确有点应付不过来。”

刘将军摇摇头说:“你们为了培养刑讯人员,这样折磨自己的同志!不应该啊!为什么不直接拿那些被抓起来的俘虏和间谍进行训练呢?”

“……恩。其实……”

陈桐一时有点语塞。

陈洁接过话茬说:“其实,现在是和平时期,我们哪有抓到那么多间谍或者俘虏用来训练;就算是真的抓到几个,也都得小心对付,争取可以问出点什么情报来。而在训练过程中,同学们都是新手,有时候过于激动,出手会很重,用在我们身上不太所谓,要是用在真正的间谍身上就不好了。”

“教官们的虐待实验也是这样,有时候为了掌握我们的承受力极限,会使用非常极端的手段;有时候又纯粹是对人进行污辱。这些都不太适合对真正的俘虏来使用。再者说俘虏都受到日内瓦国际公约的保护,用她们来进行训练,对她们进行一遍一遍的虐待,太不人道了。”

“那用你们来训练,对你们也不人道啊!”

刘将军说。

陈洁回答说:“我们是军人,首先就是要服从命令,只要对教官们和学员们的训练有帮助,我们受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

陈洁接着说:“而且拷打刑讯工作本身就是一个需要排出怜悯和同情心的工作,只有在训练的时候对我们下狠心折磨,才能掌握更好的刑讯和拷打技巧。不过除了训练时间以外,教官们对我们这些女体教具还是很关心的。”

“非常辛苦的工作!”

刘将军对陈桐说:“你们的确要对她们多多关心才是嘛!下一步要想办法,逐步取消这个什么教具分队。我们完全可以用其他方法来培养刑讯人员嘛。为什么非要让这些可爱的女兵遭罪呢。”

说着刘将军迈步走出了刑讯系园区,准备离开。

候校长一路小跑跟出来说:“这个工作我们确实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这样吧,我让小郭跟着您,刘将军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可以随时找小郭了解。”

刘将军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郭小茹,咽了一下唾沫说:“那就不用了吧!”

可是这时候郭小茹早就跟着登上了将军的吉普车。

4-2

? ? “小郭啊!”

刘将军对郭小茹说道:“我知道陈桐和候校长为什么叫你跟着我,可是我不是他们想的那种领导,这一套在我们的部队里是吃不开的,否则部队就没有战斗力了。”

“陈主任知道你是最好的领导,叫我跟着你,主要是想让您多了解一些我们系的情况。因为您是我们的直接主管啊!好领导不仅管理能力要高,也要熟悉业务嘛,你要多了解我们的工作才行。”

“业务,你是说刑讯业务?”

“主要是我们的教学工作。您一定知道他们是怎么审讯犯人的吧!”

“这个我的确不太清楚,我只知道那可不是简单的工作!”

“刘将军,您有什么想知道,只管问我好了。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要是我不肯说,你还可以来个模拟审讯。”

“我可不想搞什么模拟审讯,我知道……陈桐想用你这个美色来贿赂我,不过这对我真的不管用……其实我之所以到你们这里来视察,是因为有人打了陈桐和候校长的小报告,说你们系是个淫窟。但是你们系确实出了不少成绩,这是值得肯定的。我也不想把陈桐一棒子打死……这样吧,我来问你,说你们系是个淫窟,你来说,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刘将军这么一说,郭小茹还真的吓了一跳。一下子就联想到系副主任,似乎一直对陈桐当正主任很不满意,难道是他打的小报告?

不过郭小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直接回答说:“说是淫窟,肯定没有这回事。只是在用我们这几个小女兵做拷打训练或者刑讯实验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需要我们光着身子;另外为了摧毁女特务的抵抗意志,强奸和轮奸也是常用的刑讯手段……有时候……看起来似乎是比较淫乱。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在训练或者做实验尤其对我们几个女兵来说,都是在受苦受难,可没有什么身在淫窟的感觉。”

“哼!”

刘将军不屑地说道:“那还不是淫窟啊,我看这帮男的是在玩弄你们!”

“这么说也不是不行,不过要是把我们看成特务,那他们还在尽职尽责的工作呢。而且更多的时候也不仅仅是强奸和轮奸,还要同时对我们进行虐待和拷打呢!”

“怎么拷打你们呢?”

刘将军终于好奇地问。

“拷打的方法可多了,像是什么鞭刑,吊邢,电刑,烙刑什么的!”

刘将军舔了一下嘴唇,“那你们说的妇刑呢?”

“把那些刑法专门用在我们女孩子特有的地方或者敏感的地方,就算是妇刑了啊。”

郭小茹有点羞怯地说。

“那每次都会对你们动妇刑咯?”

郭小茹笑着说:“当然了!不用妇刑要我们女孩子干嘛!”

“这样吧,我来了解一下,你最近一次被拷问是什么时候?是用作……教具还是实验品?是谁拷问你来着?是什么样的训练还是什么实验?”

刘将军连接问出了一串问题。

郭小茹歪着眼睛想了一下说:“这几个星期我都是给大家做奶牛来着,上次被拷问大概是三周以前吧。应该算是一次训练吧,因为来的是两个低年级学生。在被他们虐待以前,我都没有注意到过他们;只是最近他们弄过我以后,还总是在校园里面想办法吃我的豆腐,我才知道他们是低年级学生。”

“这么说在你被虐待之前,你都不会知道是谁要拷打你?为什么要拷打你的咯?”

“有时候知道,有时候不知道。多数时候我们会提前得到一个通知,通知上也只是说明实验或者训练开始的时候,以及可能的强度。这样我们就可以提前准备,大概知道需要休息的时间,可以安排调课什么的。至于谁会虐待我们,为什么虐待,怎么虐待这些我们都是不需要知道的。”

“每次你都能得到提前通知吗?”

“当然不是,也有临时安排的,有时候我正在睡觉,吃饭或者讲课,都有可能被叫去做实验,有时候还是大实验。”

刘将军说:“什么是大实验?什么是小实验?给你们的通知里面的实验强度是什么意思?”

“啊,大实验就是大实验嘛,就是对身体的伤害会比较重的意思。小实验就很小,做一次爱,帮他们口交一次,手淫一次,或者三五个人的轮奸都算是很小很小的小实验。至于实验强度或者训练强度,在内部我们分成五个级别。无虐待轻度虐待,重度虐待折磨,摧残还有最高的黑色级别。”

“听起来很可怕啊,你能具体给我说说吗?”

“当然可以了,你就是来了解我们工作的嘛!这个级别是按我们的肉体受伤害程度来制定的。无虐待就是普通的做爱,口交,小规模的轮奸,或者一些以侮辱为主的项目,玩起来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很害羞,很耻辱,但是身体基本上不会受伤,穿上衣服就可以继续做别的事情或者是去给学生上课。”

“轻度虐待会伤害身体,但是一般不会很重。比如用绳子捆绑,吊绑;用带齿的夹子,图钉,大头针或者是滴蜡,粗大的假阳具,窥阴器,低压的电刑,很多人的轮奸什么的和AV片里面的SM比较类似。比较难把握的是鞭打,有的男生兴奋起来就会打得很重不过一般来说,稍微休息一下,至多一两天以后,我们都能坚持继续上班。”

“要是坚强一点,第二天也可以继续上。重度虐待对我们的身体伤害就很大了,大多数的刑讯拷打项目都属于重度虐待。比如用强度比较大的鞭子长时间的鞭打,用老虎钳夹我的乳头啦,还有用铁……”

刘将军打断郭小茹都问道:“……恩,用老虎钳夹,夹到什么程度呢?”

“当然不会只是比划比划,至少得夹扁,或者夹烂,甚至会把我的乳头拧下来。还有用铁……”

刘将军又打断了郭小茹的话,“这样虐待也太重了,你的乳头被……”

郭小茹注意到刘将军的裤裆部位动了一下,“我们女孩子,胸部是虐待的重点,乳头又是胸部最柔弱的部位。只要碰到重度虐待,就得做好乳头被牺牲掉的准备。我的乳头就被老虎钳拧下来过,不过也不是每次都会被弄坏。”

“好吧,你继续说!”

“还有就是用铁签穿刺乳房,用酒精灯烧阴部,胸部,用烙铁烙身上的各个部位,具体的做法和工具都花样百出,我也说不好。但是肯定会让我们受到严重的伤害,尤其是胸部和阴部。”

刘将军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也没有说。

“重度虐待很厉害,但比起摧残来算不得什么了?”

说到摧残,郭小茹自己也紧张起来。

“还有什么比你说的那些刑罚更残忍的呢?”

“就是把重度虐待就集中起来啊,怎么说呢。”

郭小茹想了一想,“简单地说,重度虐待完了,不管伤得重不重,乳房看起来还是乳房,阴部看起来还是阴部。可是摧残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身上的这些地方都会被折磨得面目全非。对了,陈洁说过,摧残就是以破坏性器官为目的来折磨我们女孩子。”

说到这里,刘将军和郭小茹的呼吸都沉重起来。

刘将军摇头说:“你们怎么受得了啊?”

“老实说,我平常想都不敢想。”

郭小茹说:“到了做实验的时候,就身不由己,害怕也来不及了。那时候都是被结结实实绑起来,就算没有绑起来也被折磨得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了。只有任由他们摧残,如果还能保持清醒,也得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做好自己的工作。”

刘将军又问:“陈桐他们,还有些学生,看起来都斯斯文文的,折磨你们的时候怎么会变得那么疯狂呢?”

“每个人的内心和他的外表其实都是两回事。有些实验开始的时候目标只是虐待,可是男人看见一个遍体鳞伤又柔弱无助的女孩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试试更狠的招数,轻度虐待就会变成重度虐待。加上实验规则对他们没有什么真正的约束,即使对我们的折磨超出了极限,也不会有什么很重的惩罚。男人心中的魔鬼一旦控制不住,释放出来,重度虐待就变成摧残了。”

“可是你们做实验之前不是要限制实验强度的吗?”

“有,可是实验强度只是预估的。在实验过程中可以升级,但是不能降低。尤其对教官来说,可以在实验完成以后再补填要求升级的单子。”

“啊,真是过分,就是要进行训练或者做实验就必要对你们这么狠吗?”

“其实是有必要的,就拿烙刑来说吧,第一次拿起烙铁,就敢把烧红的烙铁头按到女孩子的身上的,也需要勇气的。有几次次,烙铁还没有烫着我,我刚叫起来,有几个同学就吓得把烙铁扔在地上了。如果这样去拷打一个真正的特务,那怎么会成功呢,还不被人笑话回来。”

“这倒说得也是。”

刘将军承认说。

“所以陈主任希望把所有的审讯人员都训练成喜欢虐待人的变态。至少要喜欢玩弄女人,虐待女人才行,只有这样才能侦讯工作做好,还能让自己开心。陈主任说,把工作和娱乐结合在一起,才能成为一个刑讯高手!”

刘将军点点头说:“这样想是对的。”

郭小茹笑着说:“陈主任当然是对的,不过这就对我们这些教具提出很高的要求。”

刘将军举起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拍了拍郭小茹的肩头,说:“你们就更不容易了!”

“按陈主任的话说,对我们的要求主要主要体现在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就像电脑一样,如果CPU,内存,硬盘不够好,自然不好用;操作系统,字处理软件,看图软件等应用软件又是另外一个方面,要两样都好,这样的电脑用起来才顺手!”

刘将军也笑了起来,“这个比喻不错,那对你们的硬件软件有些什么样的要求呢?”

“对我们教具来说,硬件就是长相和身材,要够漂亮,身材又好,学校里的老师,特别是学生才会对拷打我们保持更大的兴趣;软件方面要求就更多了,会打扮,坚持锻炼身体都是最基本的要求;重要是要有能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这是什么意思呢?”

刘将军问。

“们分队对外叫做假想敌分队,好像很好听。对内则叫做教具分队。教官们只是把我们当作教学工具来使用。教学工具在不同的场合也有不同的用法;我们可能会被当作实验品,玩具,女犯人,泄欲工具或者是发泄对象。这些都是需要我们扮演的角色。”

“哦?”

“比方作为实验品是最不容易的,通常要求我们在整个实验过程中和做实验的人进行互动。实验之前一起设计拷打程序,虐待项目,虐待的程度以及可能产生的效果。实验过程中我们要尽量说出我们的感受,如果不足以对犯人产生威胁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就要改变程序,增加项目或者加重虐待。”

“实验完成以后还要写实验报告,进行总结。上周韩雪就被用来做实验品,你今天没看见她,现在人还在医院里面呢。”

“听起来很科学啊,韩雪做的是什么实验呢?”

刘将军问。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有测试乳房拉伸极限的项目。”

“唔。”

“有时候教官们需要娱乐,或者为了让学生们对折磨女人,调教女人发生兴趣,我们就要扮演玩具的角色。作为玩具最主要的就是忍受侮辱和屈辱,并且要顺从和听话。有可能是让我们在公共场合做爱,自己手淫给大家看或者喝男人的尿这样的凌辱;有可能是重度虐待甚至是摧残,但要我们尽量的配合。”

“这样你们也可以配合吗?”

“有时候是可以的。上次被虐待的时候,我就被那两个低年级学生当作玩具他们要用烟头烫我的时候,要求我把胸挺起来;要用针扎我的阴唇的时候,要求我把两腿分开。我都可以尽量满足他们。要是在我们五个教具里面比,我就是最差的一个。张瑛,陈洁,韩雪他们三个简直天生就是男人的玩物,她们似乎可以满足男人的任何要求,就算在被摧残的时候也是那样。”

刘将军越听越入迷,开始赞叹到:“真是不简单啊!”

“还有就是做女犯人,扮演这样的角色不需要配合,但是要守口如瓶,通常也不能痛哭求饶。扮演女犯人受苦的时间会比较长,审讯犯人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在这个过程中,会反复收到各种酷刑的折磨。尤其是让学生们对我们进行刑讯的时候,几十个学生会分成若干个小组,轮流对女犯人施加酷刑。”

“光是钢针穿刺乳房的项目,平均每个学生练习两次,女孩子的奶子就被毁掉了,被扎得跟刺猬一样。本来烙乳房的烙刑都只好改成烙大腿和小腹。女犯人的阴道就更加脆弱了,把带刺的狼牙棒插进去,再抽出来就差不多完了。小穴跟肛门合在一起都不够每个学生动手的。”

“这个角色辛苦啊,也很危险。”

“是啊,相对来说,做泄欲对象是最轻松的了。系里面规定只要教官们有需要,我们得随时随地提供一切可能的性服务。有时候也会安排一些项目让我们为别的系的老师,或者校外的人提供性服务。或者把轮奸实验安排到军营里面,也算是慰劳一下那些大兵。也很辛苦,好在这些服务只包含轻微的性虐待。”

刘将军皱着眉头说:“他们不会悄悄用你们挣钱吧?”

郭小茹惊讶地说:“不会吧。现在经费的确不足,可就算我们出去做妓女,也挣不到几个钱啊!另外有时候我们还要被当作发泄对象,尤其是有的教官心情不好或者喝醉了的时候,会无缘无故,很粗暴的折磨我们。虽然这个时候我们不用做些什么,可有时候会承受一些非常危险的虐待方式。很轻易就会被伤得很重的。”

“哼!这样的情况应该被坚决制止,太不负责任了,以后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刘将军生气地说。

“是啊,您说得完全正确。可是我们的队长却不这么想,陈洁说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要保护教官的安全,其次不能逃避,第三要尽量配合。在做到以上三点的情况下也要小心自己的安全。”

“哦,陈洁是这样要求你们的吗?”

“是啊,她是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受虐狂,只要陈桐,何威,高挺他们高兴,她可以为他们做任何事情。碰到生日节日什么的,陈洁就会想方设法的灌醉他们然后让他们自由自在,毫无理智的虐待她玩。”

4-3

? ? “刚才看见你们队长,人长得秀秀气气的,真想不到她是这样的人。”

“想不到的事情可多了。没有陈洁队长,我们这个教具分队就不可能建立起来。”

刘将军点点头说道:“你们这个假想敌……教具分队应该来说对刑侦系的教学工作还是有不少不帮助也。但是陈桐似乎太年轻,玩心太重了。你们这些小女兵……教具,又都是美少女……唉,总的来说,把教学工作建立在对你们的伤害之上。这在军队里面是不允许的,我也不忍心……还是应该解散你们的假想敌分队!”

“恩,刘将军!”

郭小茹微笑着说道:“您真该和陈洁队长谈谈,陈队长也说,我们这种教学方式要是传到外面,一定会被当作丑闻,对军队的形象影响不好,整个系的师生可能也都会受到处罚。”

“是啊,是啊。你们也要理解我们的难处。”

刘将军边说边看了看郭小茹挤得满满的胸部,“陈洁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陈队长说最好是取消教具分队……”

刘将军有点不舍地看着郭小茹,答应了一声,“嗯!应该解放你们几个小丫头。”

郭小茹摇摇头说:“不是,她说应该把我们归入后勤部器材科管理。”

刘将军瞪大了眼睛:“什么科?”

“学校的后勤部,器材科!陈队长说了,要是把我们当作士兵管理,传出去了就是虐待女兵,很不好听。而且用我们做实验或者训练的时候,心里会有障碍放不开。您不是也觉得不忍心吗。要是把我们当作实验器材或者教学用具管理,就会简单得多……所以她一开始就给把我们的女兵小队取名叫做教具分队。”

“怎么就简单得多呢?”

“当然了,比方说现在每次做实验之前,都要我们填写一个免责声明,就是在实验过程中,如果出现一切意外,都免除实验参与人员的一切责任。不过很多时候都没办法或者来不及让我们签字,虐待就开始了,特别是把我们当成玩具或者发泄对象的时候。”

“如果把我们当成实验器材管理,那教官们只需要简单填写一张器材申领表就可以,不用我们签字。就算事先来不及写申领表,事后补一张也行。而且……如果在实验中出现意外,只要申报实验器材损坏就行了。”

刘将军又摇摇头说:“实验器材损坏也要负责任的,除非……把你们当作耗材,消耗品还差不多。”

“当成什么都不要紧,好处就是在实验过程中,大家不会有太多顾虑。要做研究可以做一些更残忍的实验,要做训练可以对学生少一些约束,要想玩也可以玩得更加尽兴。”

“这……”

刘将军简直无言以为。

“就是刘将军这边做预算也会比较方便。现在士兵的待遇都提高了,在我们身上的拨款也不少。如果把我们当作实验器材,光给我们吃饭,穿衣服要不了多少钱,完全可以从器材保养的费用里面出。”

“现在部队不缺钱,不是钱的问题!”

刘将军严肃地说。

“恩,我知道,主要是编制问题。”

郭小茹说:“器材里面多出几个活体教具来还好办,但是现在要把她们从军人编制里面除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虽然编制没有变,不过陈洁队长从来就要求我们把自己当成教学工具。就连我们的宿舍都安排在工具房的旁边,虽然没有人都有单间,但是从来不准锁门,方便教官们需要的时候随时能找到我们。”

“这样啊?”

“是的,三周以前那两个低年级学生就是半夜三更跑到我的宿舍里面,给我看实验单和免责声明,要我和他们玩的,那时候我正睡得香……”

“实验单上写的什么的?”

刘将军好奇地问。

“是我们系副主任签的实验单,上面写的是『女体认知实验』,允许他们对我进行轻度虐待。”

“后来呢?”

“开始他们只是想轮奸我,还带着蜡烛,玩了一会儿滴蜡,后来看见我宿舍的墙上挂着鞭子,就开始用鞭子抽我。看见我疼得扭曲起来以后,就开始计划着要升级做更重的虐待。”

郭小茹看刘将军没有说话,就继续说:“他们想玩乳房穿刺,但是只找到我挂窗帘的铁丝。可能因为他们是新生,不知道我的柜子里面有全套的虐待工具,一开始又把我的嘴巴堵上了,我也没有办法告诉他们。你知道的,铁丝比较软,这两个同学又是第一次这样的虐待女孩,比较紧张,没有经验,铁丝扎进我的乳房里面,可是穿不出来。用了好长时间,才把铁丝扎透了乳房穿出来!”

“后来就是吊打,因为我的房间天花板上吊着一根铁杆,他们就着我乳房里面的铁丝把我挂在上面,然后用再鞭子抽打我……”

刘将军听得津津有味,又问道:“铁丝怎么撑得住你的重量?”

“是这样的,因为没有把我绑起来,所以我可以用手抓着杆子,要是我昏迷过去,或者抓不住杆子了,全身重量才会落在乳房里面的铁丝上,那样肯定回吧我的乳房撕裂的,我也会掉在地上!”

“你能坚持得住?”

“他们下手不是特别狠,而且我看实验单上写着轻度虐待,如果掉下来,乳房撕裂,就要休养好长时间了,他们说不定也会被副主任痛骂一顿。所以我只有拼命坚持。”

“这可真是不容易!”

刘将军关心地说。“真是难为你了,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恢复得很好啊!你看看吧!”

说着,郭小茹开始解开制服的纽扣。

刘将军还来不及阻止,纽扣已经被全部解开了,里面没有穿内衣,两个雪白的大乳房立刻不由自主的蹦了出来。刘将军倒吸了一口气,心想,这真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啊!指着郭小茹的乳头问:“怎么上面还……夹着夹子啊。”

郭小茹看刘将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胸部,脸也红了起来,她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我最近在做乳牛,夹着夹子是防止奶水流出来。”

她又指着自己乳房侧面的小暗点说,“你看,铁丝就是从这里刺进去的,现在基本看不出来了?”

刘将军还在粗重地喘着气,郭小茹一边说一边又拉着刘将军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你试试看,很光滑,都没有留下疤痕。”

“哦……真是……我听说过你们有非常好的药物!”

刘将军抚摸着郭小茹的大奶子,尴尬地说。

“是啊,我们现在有非常棒的创伤药来帮助恢复,要不然摧残以后就恢复不了,我就变成一次性的实验品,做过一次实验就没用了!现在我们被可以重复利用……”

“……恩!”

刘将军忍不住用手握住了郭小茹的乳房,心疼地说:“如果现在把你们当成实验用品对待,估计等不到治疗,一次折磨就把你们弄废了。这样搞下去,大概我下次再来就见不到你们几个了。”

“我觉得也不会。”

郭小茹说:“把我们当成教学用具只是为了免除教官们的后顾之忧,像我们这样长得好看,身材又好,忍耐力强又经过特殊训练的女孩其实也不好找。教官们不见得真的舍得把我们给虐杀了。”

“他们多数是年轻小伙子,血气方刚的,冲动起来谁也挡不住啊!”

“不是这样的。”

郭小茹说:“其实我……就是个最好的证明。”

“怎么呢?”

“你要仔细查看学校的花名册就知道了,我们系只有四个女助教的名字。我其实并不是个真正的女兵,甚至连军籍,户籍,身份都没有。在学校以外,甚至都没人知道我的存在。如果他们真的玩疯了,把我虐杀掉,也不会有人追究他们的责任……所以每次虐待我的时候,我都特别害怕。”

“不像话,部队的管理怎么这么混乱呢?不是部队的人怎么允许在部队里面生活呢,如果你是真的间谍怎么办?你们校长也太不象话了。”

刘将军手上不由的加了一把劲,把郭小茹的奶子捏的疼了起来。

“您放心,我跟校长保证过,永远也不会走出学校一步的。我在这里生活,待着军校里面,完全就是为了报答校长和何威的救命之恩。”

“这是这么回事呢?”

“前年在一次扫黑行动当中,因为地方警力不足,希望得到部队的帮助。候校长带了特种部队过去,一举剿灭了这个黑社会组织。我那时候是刚刚从学校毕业,在一个中学当数学老师,被黑帮绑架以后,因为我奶子大,他们想把我当成庆功宴上的祭品。”

“警察和部队的战士正巧趁着黑帮成员们在残杀我的时候,把他们包围了起来,以最小的代价取得了全歼敌人胜利。后来他们是在尸体堆里面找到我的。还有一点点脉搏,所有的人都不忍心看我,医生们也说没办法了。候校长那时候知道何威正在研究陈洁从国外带回来的创伤治疗配方,就坚持把我带回去给何威看看。想不到何威竟然真的把我给救活过来了。”

“想不到你的经历还这么复杂啊!”

刘将军把手伸向了郭小茹上身的其他的方。

郭小茹也趁势把制服上一全部脱了下去。

“恩,我教书的中学从老师到学生都知道我被黑帮给奸杀了,我如果再回去也无地自容。所以我也不想恢复身份,求候校长把我留在军校,专门给何威做实验品,研究创伤药。”

刘将军舔着嘴唇说:“你能给我说说你被黑帮当祭品的事吗?”

郭小茹红着脸说:“我现在奶子好涨,你喝点奶,帮我解除一下负担,我就给你说。”

4-4

? ?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大学毕业还没多久,在一个中学教数学课,现在的孩子成熟都很早,我第二上课就有男生给我递条子,要做我男朋友。我气得不行,可是也没有办法。长了一对大奶子不是我的错,不过上课的时候就很难让那些男生集中注意力。]刘将军暗暗的笑了一下,他喝了一点杯子里面的奶,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其实他很想把嘴巴凑到郭小茹的奶头上,那样喝起来还比较有意思,可是他终于还是矜持了一下,改用杯子接着喝。

[那段时间市里面空气已经很紧张了,因为黑帮四处作案,不仅抢劫了多个银行和珠宝店,还不断传出少女被绑架,奸杀的消息。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那是十月二十四号星期三,刚刚下了点小雪。我因为要改作业,所以回家比较晚。

我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跟踪我,忽然觉得有人从后面用一条毛巾唔住了我的嘴,我马上奋力挣扎,还叫了一声。晕过去之前,我注意到一共有三个男人。那条毛巾里肯定有麻药,我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我醒过来以后,发现我躺在一个摇摇晃晃的车箱里,俩个男人隔着衣服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有一个说:“你试拭,乳罩里没有衬垫,乳房真有这么大!”

另一个说道:“那还能错得了,咱们帮主的眼光独到,从来没有走眼过。他这次亲自点名要抓的妞,肯定没问题。”

“头儿不会舍不得,不让我们享用吧?”

“放心,前几天我们抓的那个,也很漂亮,帮主有点舍不得,最后还不是拿给大家一块玩了。”

“可是我觉得这个可是比那个还要漂亮一点!”

“帮主对女人狠点,对弟兄们还是很义气的!”

我突然一下子坐起来,想撞开后面的车门逃走。才发现手脚都已经被绑住了。

那两个淫贼也没有阻止我,只是哈哈大笑。

我跌回到车厢的地板上,问他们说:“你们是什么人?”

那两人又笑了起来,“你最近难道不看新闻的吗?”

“你们就是淫贼!”

我大叫起来。

可是他们确更加高兴了,“哈,答案正确,有赏!”

他们一人一个,抓住我的奶子,我一边扭动,一边喊:“快放开我……”

这时候前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把她的嘴堵上。”

于是他们用一条毛巾堵上我的嘴,一边对我说:“还从来没有人能逃走的,你想不想试试看?”

郭小茹一边讲自己的故事,一边看了看刘将军魂不守舍的样子,心想:“男人都是这样,对故事的前因后果根本不关系,就想听残虐我的那个过程。”

[车开了很久,终于停了下来,我下了车才发现车子一直开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里面。最开始只是感觉山洞里面人很多,那些男人们贪婪而淫欲的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这帮人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了,但是对我的脸蛋和身材仍然十分着迷,他们窃窃私语,评论着我,好像每个人都跃跃欲试。

“他们推着我往山洞的深处走,我踉踉跄跄的经过一个木头搭起来的平台。这时候听见一个声音说,她不会已经被玩死了吧?我这才抬头看平台的中央。”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被凌虐过的女孩子。她才十七八岁的样子,浑身的伤痕就不说了,但是没有被绑住,只是直直的站在那里,一根粗绳子从山洞的上方垂下来,直直地贴在她身后。”

“后来我才知道粗绳子下面系着两个大铁钩子,那个女孩被轮奸了一天一夜之后,下身的两个洞就一直被插在那两个大铁钩子上,脖子和粗绳绑在一起。两腿不能着地,身子也不会倒下,再接下来的两天里面,她就这样被挂着接受各种鞭打,烙刑,乳刑,直到被活活玩死。”

讲到这个,刘将军又精神起来。手也停在了郭小茹的腰上,问到:“这么狠啊……那铁钩子有多长?”

郭小茹伸手比划了大约十厘米的距离,“大概就这么长?”

“你怎么知道?”

刘将军问。

“嗯,那是他们专门整人的地方,后来我也被插到了那两个铁钩子上。”

“啊!”

刘将军终于把手伸到郭小茹的下身,轻轻的抚弄着她的阴毛,“你也受过这样的酷刑啊?”

“可不,后来根据我的回忆,陈桐和高挺设计了一个专门的刑具和一套刑罚用来拷问女孩子。”

“看来你们还吸取了不少经验啊,这个刑具……用过没有?”

“有没有对真正的间谍用过,我就不知道了。但是,陈桐他们的刑具设计出来,一定都会找人进行测试的,一方面要改进,一方面也要测出这个刑具的使用极限。”

“那测试得怎么样?”

“设计出来以后,是让韩雪进行的测试。她先被送到警卫连,轮奸了一天一夜,然后运回学校的刑讯室,用同样的两个铁钩子插到她的小穴和屁眼里面去,吊起来,手也从身后帮着,然后进行虐待折磨。”

刘将军皱着眉头说:“这样的刑具显然会对女孩子造成可怕伤害,有必要还让韩雪受这么多苦吗?”

郭小茹扭动着腰部,让自己的阴户在刘将军的手上磨来磨去,“当然有必要了,陈桐他们想弄清楚这个刑具对女孩子能伤害到什么程度?女孩受这样的酷刑能坚持多久?所以一定要尽量模拟真实的环境。在山洞里面被虐杀的女孩,被吊起来以后一直都在受虐,挣扎,他们也就让韩雪处在相同的状态之下。陈桐把刑侦系的学生叫来练习鞭刑,电刑和烙刑,整整把韩雪虐待了两天两夜。”

刘将军说:“受了这么多虐待,韩雪居然也挺过来了?”

“当然了,韩雪在心理和体力各个方面都是最棒的,要不都不知道被弄死多少回了。何威把她从铁钩子上取下来进行检查,发现铁钩子已经撕裂了她的阴道和直肠,扎进了子宫里面,可是并没有生命危险。虽然在两天两夜的折磨过程中韩雪曾经昏迷了好几次。不过她头脑也还清醒,甚至还能帮陈桐,何威他们几个口交。”

“真没见过这么坚强的女孩子啊!”

刘将军把手指头探进了郭小茹的小穴里面。

“我们这些教具平时接受各种训练可不是白给的……”

郭小茹略含醋意地说道。特别强调了一下“我们”。

刘将军点了点头。

“陈桐认为这个刑具还是有效的,他们决定让韩雪继续测试,以确认刑具的使用极限。并且由他们亲自进行更加严厉虐待,实验升级到重度摧残的级别。韩雪一边哭一边用嘴唇套弄何威的阴茎,听到他们讨论接下来的实验,不小心哆嗦了一下,把何威的肉棒咬了一口。”

“不过何威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只是轻轻的抚摸着韩雪的头发。韩雪感激的用舌头包裹住他的阴茎,卖力的讨好何威。何威忍不住射在韩雪的嘴里的时候,也就宣告着新的一轮折磨即将开始。他们把韩雪已经不成样子的阴部重新插回铁钩上。”

“他们还要怎么折磨韩雪呢?”

刘将军关切地问。

“就是要把她的奶子夹扁……”

郭小茹把自己的两个手掌分别放在左乳的上下两侧,使劲把自己的奶子挤扁,一些乳汁喷在了刘将军的军装上。

“哎呀,真不好意思!”

郭小茹正想给刘将军擦干净。刘将军却把两只大手放在郭小茹的手背上。让她保持着奶子被挤扁的状态。

“没有关系,你继续讲。”

刘将军颤巍巍地说。

郭小茹不好意思的继续叙述,一边用力挤扁自己的奶子:“当然比我这个还要扁得多。然后催乳,测试在乳汁分泌上和正常的乳房有什么区别。这个实验本来计划用我的奶子来做的。但是经过两天的虐待,韩雪的胸部难得还保持完整,陈桐他们就就决定把这个实验转移到韩雪身上。”

刘将军终于把最凑到郭小茹的乳头上,舔干净了上面挂着的一点乳汁。

“他们用两块有机玻璃板,想咱们的手这样,上下夹住韩雪的奶子,挤得薄薄的。然后用电钻在上面打了五个眼,打穿两块玻璃板和韩雪的奶子,用铆钉把上下两块玻璃板铆在一起。然后让韩雪吞下了大量的口服催乳药。按照计划,要让一个奶子的奶水流出来,另一个流不出来。”

“哦,要把其中一个奶头夹起来吗?”

刘将军问。

“夹起来当然也是可以的,不过对于正在兴头上的教官们来说,那样不够刺激……他们用了一个多小时,慢慢的残虐她的乳头。”

“这么长时间,都用了什么办法啊?”

刘将军问。

“办法可多了,但是肯定不是一刀割下来。”

郭小茹神秘的笑着说:“女孩子的乳头虽然柔弱,但是要慢慢玩,仔细虐待,也可以给男人好多快乐!”

“哦!”

刘将军用手指轻轻拨弄郭小茹粉嫩的乳头。

“你要想详细了解,以后叫韩雪仔仔细细的讲给你听,你要喜欢可以重做一次实验。”

“要是重做,可要在你身上做!”

刘将军开玩笑说。

郭小茹红着脸吃吃的笑起来:“那也没问题啊。”

“还是说说那个黑帮是怎么折磨你的吧。”

刘将军用手指夹着郭小茹的乳头慢慢的揉了起来。

郭小茹说:“我被他们带到了帮主哪里,我说实话你可别生气啊!那个帮主长得还挺像您的,他把我的衬衣撕开,也是像您这样捏着我的乳头,看了半天。不过我那时候害怕极了,一边哭一边挣扎,他们几个人都按不住我。”

刘将军不好意思的把手从郭小茹身上挪开。

郭小茹把刘将军的大粗手重新拉回来按在自己的乳房上:“那个帮主可没有您这么温柔,他一边使劲揉着我的奶子,一边狞笑着说,这个大胸脯不错,你们带回来那些高中生,奶子太小,根本不是做祭品的料嘛!”

“他们到底要怎么样,要用你来祭什么?”

刘将军问。

郭小茹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要举行一个邪恶的仪式,准备把我虐杀献给他们崇拜的淫神。”

刘将军讪讪地说:“这个黑帮可真够邪恶的!”

4-5

? ? “帮主吩咐把我先关到仓库里去,我被他们带进旁边仓库,扒光了衣服,用驷马倒攒蹄的姿势绑了起来,吊在仓库的房梁上。”

“什么是驷马倒攒蹄啊?”

刘将军问。

郭小茹解释说:“就是把我手脚都拧到身后绑在一起,然后悬空吊起来!”

刘将军点头说:“这样把女孩吊起来,一定很美。”

郭小茹微笑着回答道:“也很实用……眼睛适应了微弱的光线以后,我才注意到原来仓库里面还吊着另外两个女孩,看起来都是学生的样子,其中一个女孩两个奶子下面分别吊着两个秤砣,奶子被拉得长长的;另外一个女孩的奶子已经被撕裂了,秤砣掉在地上。”

“那两个女孩的奶子一定没有你的大咯。”

刘将军说。

“恩!”

郭小茹接着说,“我当时害怕极了,嘴巴被堵上了,想叫也叫不出来;想要挣扎也是徒劳,手脚开始疼的麻木起来。我一心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想办法自尽,免得受他们的侮辱。”

“可别……”

刘将军感概地说,“以前我也被敌人俘虏过,在敌人的监狱里面也想过要自杀,不过毕竟还是坚持下来了,活着就能为国家多做点贡献。”

“是啊!现在再是痛苦,再是害怕我也告诉自己要坚持。多坚持一分钟,就能多做一点实验,或者让你们男人多玩一分钟,多兴奋一会儿。不过那时候想自尽也没有办法。也不知道被吊了多久,后来那个帮主终于还是来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往我的奶子上吊秤砣。他的打手抬进来一个炭火盆,里面的钢钎烧得红通通的,那个帮主拿起钢钎,就要往我的奶子上扎……”

刘将军听得目瞪口呆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不过他的手下提醒他说,这么粗的钢钎,以前没用过,不如先拿另外一个女孩做实验吧。另外那个女孩又呜呜的叫起来,试图挣扎一下,可是什么用也没有,火红的钢钎就横着扎到了她的乳房里面,一股焦肉的味道飘了出来,那个女孩挣扎了几下就晕过去了。那个帮主说好险好险,看来钢钎温度太高了。他回头捏着我的乳房说,差点就把这对尤物给毁了。”

刘将军喃喃地说:“是啊,那就可惜了……”

郭小茹想起当时的情形,也是心有余悸,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你真好,也心疼我的奶子。那个帮主可没有仁慈,等钢钎稍微冷却一点,终于还是对我下手了。”

郭小茹指着自己左乳左侧的一点说,“他把钢钎从这里扎进去,我自己都能闻到我的奶子被烧焦的味道,全身都绷得紧紧的,可是我竟然没有昏迷,可是也不敢看自己的胸前,只知道钢钎扎透了我的奶子,他们又用一个有缺口的铁环插到刚扎出来的洞里,最后用电焊把铁环焊接完整。经过差不多一整天折腾,终于在我的两个奶子上套上了两个铁家伙。”

郭小茹眼睛向下一瞟,用手轻轻的摸了摸刘将军顶起来的裤裆。

刘将军不好意思的转移话题说:“他们强奸你没?”

“当然有了,把我从房梁上解下来以后,帮主就忍不住把我给强暴了,他尤其喜欢一边拉着我奶子上铁环,一边无所顾忌的肏我。之后他的几个助手也开始轮奸我。这才刚刚是一个开始,第二天就是他们的祭神庆典,我被带到他们的聚义厅,作为帮主送给大家的礼物,从那天起所有人都可以任意干我……”

“那他们可真会享受啊!”

刘将军咽了一口唾沫说。

郭小茹把屁股往后挪,慢慢的拉开刘将军裤子的拉链,温柔的把他的肉棒从内裤里掏出来,满脸绯红地说:“他们肏我的小穴,干我的屁眼,把精液射到我的身上,脸上……不过就是没人敢用我的嘴……”

这时候郭小茹终于付下身去,含住了刘将军的肉棒。刘将军抚摸着郭小茹的长发,不由的发出了呻吟声。

郭小茹把她的口技发挥得淋漓尽致,从刘将军的跨下,扬起头,舌头从肉棒滑动到睾丸上,刘将军的龟头直直的顶在她的眼皮上。不一会儿,刘将军就忍受不住了,翻起来把郭小茹仰面按倒在桌子上。郭小茹打开双腿,紧紧的盘在他的腰上。刘将军毫不客气的把肉棒插进了郭小茹的小穴里面,抽动起来。他一边还问,“后来怎么样?”

“后来……他们轮奸了我很长很长时间,当所有的歹徒都享用过我的身体以后,他们决定对我进行纯粹的折磨。那个帮主拽着铁环把我拉起来,开始大骂说所有女人都像我一样是贱种,都是祸精,对待女人就是要狠狠的折磨,狠狠的虐待……后来他们就把两个大铁钩子狠狠的插到我的下体里面,把我悬空挂起来,开始折磨我……用鞭子抽,用烟头烫……”

“那你受到的折磨和韩雪也差不多了!”

刘将军问。

“类似吧,韩雪受虐实验的主要情节就是模拟我的遭遇啊。不过她比我还要惨。”

“怎么呢?”

“陈桐他们虐待女孩子的花样比那些土匪多多了,我也就是被皮鞭抽,被烟头烫,有时候疼昏过去就不知道他们干些什么了。可韩雪还要忍受铁鞭,烙铁,竹签,钢针,钳子,大头针,别针,还有电刑什么的,尤其是那个用来测试被摧残状态下,乳汁分泌情况的奶子就更惨了,陈桐他们几乎把所有的刑具都往上招呼。”

“太可怜了!”

刘将军叹道。

“他们还要求韩雪一直保持清醒,虐待至于还要帮韩雪给他们口交……”

“真不是人受的罪……”

刘将军愤愤不平地说。

“其实我也好不了多少。”

郭小茹说,“光是两个奶子上的大铁环晃来晃去的,不断的撕裂我的乳肉,就能把我疼晕。”

“是啊!”

刘将军摸摸郭小茹的头,表示了一下同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祭神庆典的最后一天……他们决定要虐杀我,据说那种刑罚的名称叫定海神针。他们通过我奶子上的铁环把我吊起来,用一支红缨枪一样的铁棍竖着立在我的下体下面……靠着我的体重,铁环慢慢的撕裂我的奶子,我的身体就会往下滑,下面的尖头铁棍开始刺破我的小穴,嵌入到身体里面去……啊……啊……”

郭小茹感觉到乳头上一阵剧痛,不由的叫了起来,以此同时,一股暖流也射到了她的体内。刘将军仍在闭眼享受着射精的这一刻,过了好久才把软绵绵的肉棒拔了出来。这时候他才注意到郭小茹的乳头刚才几乎被他咬了下来。

“这……真是……对不起……伤得怎么样……”

刘将军慌张地说。

“这没什么的。”

郭小茹忍者疼痛挣扎起来,跪在刘将军面前,用小嘴清理刘将军肉棒上的精液,然后抬起头来说:“宛刘将军,只要你喜欢,想怎么玩我都可以的,想要虐待我也行,我有一个随身的小工具箱,里面有些常用的工具。你要喜欢玩狠的,只要把我绑起来就行,让我不能反抗就……”

“不,不,不!”

刘将军说:“我没有那个意思,刚才完全是不小心,我今天还要回总部去的。”

郭小茹站起来说道:“你今天要是没有玩高兴,回头我们陈桐主任还要怪我的……”

刘将军一面整理军装一面说:“我今天真要回总部去,你告诉陈主任,我很满意……哎呀,你的伤不轻……我送你医务室去吧……”

郭小茹:“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她打开自己带来的小箱子,从一堆钳子,烙铁,软鞭,大头针下面翻出一些纱布和软膏,清理了一下自己乳晕上的伤口,涂上药膏,又说:“刘将军……你看这些工具……你再好好干我一次吧,你会觉得很好玩的……”

“啊!不……”

刘将军盯着箱子里面各种各样的工具,感觉自己又要硬起来了,“下次……下次吧!”

刘将军想了想,终于还是下定决心问道:“后来怎么样,他们刺穿你的身体了吗?”

“没有了!”

郭小茹确定地说道。“不过我也不知道的,我很快就昏迷过去了,也就在那时候候,校长和其他军警部队趁着他们戒备松懈就包围了那些黑帮分子。”

刘将军送了一口气说:“那就好!真得感谢候校长,不过今天我要走了!”

郭小茹看他坚决要走,只好也穿起自己衣服,补了点妆,强忍者疼痛,装作没事似的,把刘将军送出了军营。连刘将军的司机都没看出刚才他们两经历一个一场小小而又激烈的战斗。